搜索
| |

登錄

沒有賬號?去注冊

注冊

已有賬號?去登錄
置頂
社長手記|券商為何青睞廣汽?
中國汽車報網 ·  何偉 ·  2018-08-28

    這是我第二次來到廣汽。去年帶隊《中國汽車報》訪團主要是慕名爆款車傳祺而來,這次帶隊《證券時報》訪團主要想看看集團全貌。行前,券商分析師告訴我,他們判斷汽車行業的晴雨,主要選取三個樣本:上汽、吉利和廣汽。說實話,選取上汽和吉利不難理解,一個是銷量第一的行業老大,一個是增速最快的后起之秀,可是選廣汽是為哪般?無論是銷量、體量還是名氣,廣汽在國內汽車集團中只排在5、6位,眼里不揉沙子的資本市場何以青睞廣汽?

  盛夏的羊城,室外濕熱難耐。珠江新城的廣汽展廳里,時尚的櫥窗、高清的布展和锃亮的樣車,令人耳目一新。特別是曾慶洪董事長的現場解說,一一消融了采訪團心頭的疑團。簡單說,廣汽作為地方車企,放到改革開放40年的大背景下,在中國汽車從小到大的努力中,有著獨特的地位和不可或缺的樣本價值。我粗粗歸納,突出價值至少有三。

  其一,廣汽是開放的先鋒。如果說廣東是中國開放的先行者、排頭兵,廣汽無疑擔當了我國汽車行業開放的先鋒隊。最先與標致,后來是本田、豐田和三菱,以及菲克合資,雖歷盡曲折與沖突,卻得大于失而無怨無悔。廣州本身就是個充滿包容性的城市,這對廣汽的企業文化產生了潛移默化的影響,既務實又開放。廣汽的領導班子來自五湖四海,員工也是攬天下英才而用之。進入互聯網時代,廣汽擯棄門戶之見主動與新造車企業合作,與寧德時代合作發力新能源汽車,與騰訊、科大訊飛合作解決智能互聯難題,打造不斷開放的升級版。

  其二,廣汽是改革的先鋒。中國車企在追趕世界的跋涉中遇到的難題不勝枚舉。問題是病,改革是藥。廣東得風氣之先,廣汽總是能搭上改革的頭班車,譬如國內首家A+H股整體上市的車企,推行的國企股權激勵不僅惠及2600多名骨干,還包含領導班子。曾慶洪告訴我,他們今年又搭上了國企混改的頭班車。廣汽內部的三項制度改革力度也很大,高管能上能下,能進能出,收入能升能降,在國企里走在前列,無論是機制制度還是文化習慣,廣汽是最不像國企的國企。難怪廣汽走出了一條“以市場為導向,小投入快產出,滾動發展”的路徑。事實上,這種路徑也很適合中國的汽車市場。

  其三,廣汽是發展自主品牌的先鋒。廣汽是靠合資起家的,相繼與國際汽車大佬“攀親”合資,過過小日子應該不會差,但是他們鐵了心干自主。從廣州標致時代到廣州本田時代,到今天的傳祺時代,無論與外資合作如何風生水起,廣汽始終沒有忘了初心。合資的目的是讓自主站到巨人的肩上超越,現實的結果是不少喊自主震天響的國企躺在巨人的懷抱里沉醉不起。傳祺卻扛起了國企干自主的大旗,一舉實現了三大突破:最先實現真正的盈利,且成為廣汽旗下一眾合資中利潤貢獻的老大;在合資給自主當老師的同行中,傳祺反過來給合資當起了老師;在自主品牌價格向上發起的一次次沖擊中,傳祺最先突破20萬級別的天花板。

  竊以為中國自主品牌成長不夠快,很大程度源于合資依賴癥,只靠喂奶的孩子長不壯。對自主品牌,我們要說兩句話,一要自信,二要自省。這也是傳祺的經驗,只自信不自省,難成氣候。只自省不自信,難有出路。

  坐在我對面的曾慶洪身心矍鑠,氣定神閑。即使面對攝像機也有問必答,坦誠應對。從1979年進入廣州客車廠起,到如今的廣汽,他已經在汽車行業摸爬滾打了近40年,可以說是中國汽車行業發展的參與者、見證人。他強調高質量發展對廣汽來說,就是要從產能擴張轉到品質品牌。汽車界不應把主要注意力放在擴大產能上,而應以創造中國的世界知名品牌為己任,針對我們的薄弱環節加大創新力度,注重提高產品質量和優化結構。一句話,自主品牌一定要往高端走。“高端定位,品質優先”,今天看給傳祺定位的這8個字,似是理所當然,但當年決策時,敢于擯棄從低端開始一步步向上的老套路,應該說內部認識有分歧,外部市場有風險,是一次極不尋常的艱難決策。

  今天,站在新起點的廣汽,誓把傳祺打造成世界級中國汽車自主品牌。但是面臨的挑戰也是高難度的,譬如眼下的銷量不盡人意,自主的譜系還不完善,新車推出的節奏有點滯后,新能源車起步遲緩等等。我想,這些問題的解決之道同樣具有樣本價值,同樣對同行有著實驗價值。難怪券商分析師要如此選取樣本,這不僅是對廣汽的關注,更是對未來的關注。接下來讓我們聽聽曾慶洪如何回答資本的追問。

  編輯:孫煥玉

熱門推薦
專題
京ICP備13016938號-1.京公網安備110108006580號.互聯網出版許可證
新出網證(京)字172號.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06035.
Copyright ? 2002-2014 中國汽車報網版權所有 版權聲明
ag捕鱼王秒杀器